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成都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成都同志 门户 故事 同志故事 查看内容

我生活中的那些男孩们

2016-4-19 05: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80| 评论: 0

摘要: 一自己从小是喜欢女孩的,到底什么时候才关注gay,已经无从考究。印象当中,大学毕业我还不知道“同志”是什么意思。记得以前经常进新浪的聊天室,喜欢进与性有关的聊天室,当然只是和女士聊性。有一次,有几个常进 ...
重庆同志会所

自己从小是喜欢女孩的,到底什么时候才关注gay,已经无从考究。印象当中,大学毕业我还不知道“同志”是什么意思。

记得以前经常进新浪的聊天室,喜欢进与性有关的聊天室,当然只是和女士聊性。有一次,有几个常进的聊天室都爆满,不得已打开“爱人同志”这个聊天室。立即被里面的不同寻常所吸引,并且有种震撼:我怎么会迷恋这些?!

从此,我知道了“同志”的含义,也明白,原来自己也倾向于此。就像人们常说的,其实大部分男人的内心都有种断背情节。如果没有特别的撞击,会隐性一辈子。而有些人,像我,由于偶然的机会,突然被带入这个世界,从此打开这种情结,一发不可收拾。回想往事,才猛然意识到:原来种子早已经被埋入内心,就等待春雨的洗礼,让它发芽、成长!

懵懂的小学和骚动的初中顺利地走过,即使在发育最快、冲动最敏感的时候,也不会想到会和男孩发生什么。与同伴交流的还是女同学身体的突变。当时还会为不小心碰触女同学微微隆起的乳房而兴奋和紧张,也会为喜欢的女孩写好情书,却被父母发现,沮丧、伤心好好久。

有这种意识,回想起来是在高中,那时的故事也似乎侧重于友情。除了友情之外还有淡淡的爱情。

取他一个单字“鹏”。我们相识是在高一的军训上。对他这个人是有印象的,我俩是同一所小学毕业的,因为不同班,不曾说过话。初中在不同的学校,经过中考的洗礼进入了本市数一数二的高中。我幸运,是考进来的;而他是自费生。

军训的时候大家互不认识,我和他都不住校,所以认识其他同学的机会更少。也许正因为如此,一次中间休息我俩坐在了一起。说的第一句话早已经忘记,总之在高一那一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他是一个文静的男孩,如果用目前所了解的“术语”就是那种一看到他就有种想保护他的冲动。当时不会这样想,但是当时似乎应该是这样做的。

###NextPage###

军训终于结束,我们回到了紧张而又残酷的学习生活中,我们没有一位,而是隔得很远。他总是文文静静,教室里听不见他的任何声音。我正好相反,不仅下课闹的不可开交,就是在上课也会趁老师往黑板上写板书的间隙闹几下。

有一天下课,我俩到花园里溜达,他突然对我说:“其实我是一个很虚伪的人。”我当时很诧异,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自己很虚伪。

我说:“每个人都会有虚伪的时候,不仅仅是你,人之常情嘛!”

“可我每天都在虚伪的生活!”说完,居然挽起我的胳膊。我感到有点不自在。这倒不是怕别人误会我们是GAY,因为当时根本就没有这种概念。而是觉得两个大老爷们这样有点别扭。但我并没有挣脱。他这样挽着我的胳膊走路走了整整一年。

我俩都是骑单车上学。我家比他家能远些。青岛的路就是如此,没大有平坦的路,不是大上坡就是大下坡。往回走正好是上坡。每天我俩都是一起放学回家。骑到上坡就往家走。我把他送回家后,再自己骑车回家。当时并不觉得累,更不觉得麻烦。每天乐此不疲。有时我没骑车,他带我上放学;他没骑车,我带他上放学。

有一天放学突然下起雨。我俩推车走出校门。车子不知道让谁给弄坏了,骑起来很不方便。鹏看见后,立即把我的车按住,非要换车骑。我只有依他。看着他冒雨吃力的前行,内心有种感动。其实他是一个需要别人保护的人,而他却处处为我着想。

就这样,我们渐渐的走到了高一的尽头。会考前夕,我俩时常从教室偷偷跑出来,到学校附近的小山上学习。书包里装满了很多书,但是却看不了多少,更多的时候我俩是在聊天中从下午坐到傍晚。之后我俩起身,我会陪他到奶站拿奶,他又会陪我走到我家小区门口。有时我会再送他一段。好似恋人般恋恋不舍。

当时的那段感情,兄弟之情更多一些,还是爱人之情多一些,我不曾知晓。只知道我们是兄弟,那时还有朦胧的相互爱惜的爱人之情。他是一个单纯的人,是一个会为我付出很多的人,在那段青涩的记忆中,他是一般回忆的焦点。

那段感情好像一股没有污染的清泉,清爽怡人,纯纯的,温暖的像毛绒绒的小狗。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在现在这个经历太多的人生旅途的年纪,不可能再体会到那种感觉。而那种感觉只会在那个懵懂的年纪才会经历,没有一点污点!

###NextPage###

高二分班,我在重点班,而他在普通班。我们约定每天下午放学一起回家。没走几天,班主任通知我们下午必须要上两节自习才能放学,普通班没有这样的规定。

从那以后,我们虽然也会聚在一起,但是距离在不知不觉中拉远。他有了他的朋友,而我也结识了自己的朋友。

时间和空间真的可以淡化许多东西,包括弥足珍贵的情。

似乎很久没有见面。那天在校园遇见他,互聊几句。说再见的时候他突然说:“不是说好下午一起放学的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对他笑笑,然后转身走回教室。其实内心还是有种失落,也有种伤痛。这样一个朝夕相处的朋友,就这样永远的消息了!

一直到高中毕业我们再没有认真的聊过天。见面寒暄几句便匆匆作别。

最后一次有他的消息是在大学。那天,有个同学问我:你认为你一个叫鹏的朋友吗?

我问:怎么了?

他说周末他们一起爬崂山了。说起彼此的学校,就聊起了同学。

原来鹏还是留意我的,否则他不会知道我在哪所大学。

而那时的感觉似乎有些淡了,想起他,没有了痛苦。我们都会长大,那段往事的细节也许会随时间的流逝而忘记。但是我会永远记住有这样一段纯美的感情值得珍藏在记忆深处!

高二一年,没有过这种经历,却结识了最好的朋友。当然他不是G.

我的性取向到现在他仍然不知道,只是有一次我们在谈论张国荣的时候,他说:同志也是没有办法的,他们也不想那样。

我从中得知,他对同志没有任何的偏见。但是我想,他能包容别人是同志,不一定会包容和他亲近的人是同志。我永远不会告诉他,因为我不想失去他这个朋友。

###NextPage###

高三的日子紧张的令人窒息。日子完全是白开水般淡而无味,枯燥的如同秋天的落叶。

与帅的距离一直不远也不近,用朋友来形容就有点勉强。

他是一个高大的男生,长的眉清目秀。单从外表来看,应该能吸引不少同志的目光。

当时我们坐在一起也无非是学生时代男孩之间的恶作剧:摸摸手、摸摸腿,有时趁彼此不备,捏一下彼此的隐秘部位。

我们始终没有更进一步,也许那时我们对同还是一无所知。

临近毕业,有一天上完晚自习,他叫住我,让我陪他一晚。

他自己在学校外面租的房子。

我欣然前往。

晚上我们各睡一边。我们聊着天,他突然说他想换内裤,让我把脸转过去。

我开玩笑的说:给我看我都不看。

我当时果真没有看。

我想,那时的帅是想看看我的反应吧。如果我能主动,那晚之后,我可能就不再是处男之身。但是我没有反应。

他换完内裤,说了几句话便各自睡去。

以后的日子还是那样,坐在一起摸摸手、摸摸腿。

最后一次接触是高考分数下来之后。他打电话问我的分数。

最近听说他在给机关的某位领导作秘书。我想,他应该有这方面的能力。

十一

高考结束,在家里实在无聊,便一个人买张报纸到公园坐着看。    有一次想去厕所,刚进厕所站稳,旁边过来一个人。我小便结束,也没听见他尿尿的声音。出于好奇,我斜眼一看,顿时血往上涌,只见那人的JJ已经高高耸起,而且又粗又长。我赶紧提上裤子走出公厕。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公厕应该是G的据点,而那个人是想找419,或者是MB.

之前我在公园长廊坐着看报纸的时候,曾经看见不少男人聚在一起,因为不在意所以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记得经常能听见某个男人尖尖的喊叫声,然后就听见众人的起哄。我想他们应该都是G.有一次还听见有人说草屁眼会草出屎的话(不雅)。当时听不懂,只是以为他们是的玩笑话,并没有想下去,也许以前也不懂,所以根本就没有在意。

从那次经历以后,我有两种思维定势:一是公厕总给人一种暧昧的感觉;二是G都有些病态。反正在我当时内心深处,对G有一种排斥,G是病态、混乱的代名词。

###NextPage###

十二

我上大学那会,网络刚刚在中国大地兴起。我想,正是因为网络,使那些沉浸在隐性中的G兴奋的冒出头来,通过他们特有的方式互相联系着。

直到那时,我对G还是一无所知。

记得有一次,我在宿舍的厕所里蹲大号。大学的厕所隔断是没有门的,前面是小便池。我同系上级的一男生上完小便,就转过身蹲下,看我的JJ.我当时一惊,大声斥问:你干什么!他讪讪的站起身,快速离开。

那个人的样子我早已经忘记,但是他的形象我永远忘不了。他是那种比较惹眼的人。用圈内术语就是很C.说话总是大喊大叫。毫无疑问,他是一个G.而他为什么会选择看我,我不得而知。

十三

大学宿舍有一男生和我关系挺好,他也挺会照顾人。大学期间我们一直相处的不错。

当时我俩有时就会躺在一起。他的乳头比一般男生的要大。有时我也喜欢摸他的乳头,他也不反对。

那时的游戏很普遍,把一个人摁倒在床上,模仿强奸的动作压在他身上,旁边的人还“嗯、啊”的配音。所以两个男生有点暧昧的动作不足为怪。

只是我俩在毕业之后发生了一件事情。

毕业之后我们回到各自家乡工作。有一次他经过青岛来找我玩。我们晚上躺在床上聊着性。聊着聊着就特别的兴奋,JJ不自觉的就勃起

我说:太冲动了,要是打飞机就好了。

他说:那就打吧。

于是我俩一起在床上打飞机。

有人在旁边我还不习惯,很长时间都没有射。

我已经忘记是谁先主动的握住对方的JJ抽动,反正是我们互相打飞机。

他一会射了,我还是没有感觉,准备放弃。他突然说不知道插入肛门会是一种什么感觉。我问他是否想试试。他说可以。

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没想到他果真爬了起来,跪在床上把屁股给我。我拿出套套在JJ上,好像也没有用任何的润滑剂,一下子就进去了。不一会便***.

他要插我,我没有同意。我在心理上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在我***之后还觉得特别的恶心。

现在想想,那一次也不会是他的第一次。如果是第一次,进入不可能那么顺利,他也不可能没有疼痛的感觉。

后来我到他宿舍玩,他一个人在。他出去了,忘记关QQ.我居然看到有个男的通过视频在打飞机给他看。他回来后发现没关,一边说恶心,一边关掉。

那时不懂,没有别的想法。现在分析,他也有G的倾向,或者说他就是G.但现在他已经结婚,联系的少了。对他是不是G没有任何的兴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交友 天津同志交友 河北同志交友 山西同志交友 内蒙同志交友 上海同志交友 江苏同志交友 浙江同志交友
安徽同志交友 江西同志交友 广东同志交友 海南同志交友 湖南同志交友 湖北同志交友 河南同志交友 辽宁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云南同志交友 贵州同志交友 广西同志交友 福建同志交友 吉林同志交友 山东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贵阳同志交友 太原同志交友 一同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成都同志会所.  

GMT+8, 2019-12-10 10:30 , Processed in 0.16530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四川成都最大最全同志门户导航 成都同志!

© 2015-2016 成都同志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