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成都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成都同志 门户 故事 同志故事 查看内容

月光下卖身的男孩

2016-4-19 05: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84| 评论: 0

摘要: 安一个人走在落了初夏淡云的马路上,在人民广场靠近香港名店街的入口处,他蹲在花坛的一角,夜风吹起女人们的裙子,那底下是黑长的半透明丝袜。安看了一下手表 10:35分,他已经在这站了两个小时了,他穿了件半透明 ...
重庆同志会所

安一个人走在落了初夏淡云的马路上,在人民广场靠近香港名店街的入口处,他蹲在花坛的一角,夜风吹起女人们的裙子,那底下是黑长的半透明丝袜。

安看了一下手表 10:35分,他已经在这站了两个小时了,他穿了件半透明带亮片的黑色紧身衣,黑色包臀的卡其裤,一双很旧很旧的飘马运动鞋。他总是喜欢穿着那双飘马,他说因为它耐脏。

夜越来越深了,从香港名店街的黑洞里飘来一首顺子的月亮在你的眼睛……你明白我心在燃烧……因为你因为你……只为你……有紫色的玫瑰在花坛的暗处绽放,到处开着,刺进眼里扎进心里。

他蹲在风里用手轻轻的拍掉鞋子上的灰。

一个微胖,戴眼睛,有点秃顶的中年男人向他这鬼魅的望了望。安站了起来,缓慢的,有心的。他身上的线条。衣服上的亮片在月光灯影里半明半昧。自从夫母死后他一直用这种方式生活着,可是为什么不呢?他需要男人的身体,他需要钱。每当有陌生的手触摸他身体的时候,那种不同感觉的手让他快乐,知道吗?快乐?一切结束的时候,他躺在他的小屋里——父母留下给他唯一的财产。这就是他的生活和需要的全部。

###NextPage###

中年:不冷吗?

安:还可以。

中年:多少钱?

安:200去我家。

中年:好的。

安领了男人来到天潼路的老房子——他的家——永远看不到阳光的家。一点钟的三十年代的古老木梯。在他摸钥匙的当,男人急不可耐的吻了他的嘴。安冷笑了两声,继续摸他的钥匙。阴冷的月光从木地板的缝隙里照上来,照在那把钥匙上,明晃晃的,像一把尖刀。门吱的开了,闪身进去拉上窗帘,开了灯,男人吓了一跳,因为那是盏放着绿光的的灯——幽幽的像一个人的魂。可是很快的强烈的性欲使他遗忘恐怖,他不故一切的向安扑过去,在他的身上乱摸,按推开男人的身躯,可是男人没有停下的意思,混乱中,皮鞋踩在安的飘马上,那双很旧很旧的灰绿色的飘马。

你***臭逼!你猴急个屁啊!啊!啊!!安不顾一切的唏嘶底利的大喊大叫。1点15分02秒泛着绿光的屋子里,声音在夜晚的空气里来回飘。安蹲下来,摸着那灰绿的飘马。对……对不起,男人不知道怎么办,在边上垂着手。

拖下那双鞋,安突然变的很顺从了,自己爬上床。白底子印着小红花的床单,他在上面扭动着身子,扭曲着灵魂,绿色的灯光把他的眼睛照的像两团鬼火。男人再次然起了欲望,胡乱的脱光了衣服,解下了裤子,嘴在安的脖子上乱吻着。那些如此热烈的急切的又没有归宿的吻,像一根火柴在他的每一寸肌肤上烧,点燃欲望,点燃绝望。男人进入了他的身体,敖敖乱叫着。安深吸着气,坐了起来。床就靠在老黄的大橱边。他看到镜子里的男人和自己。安把脚顶在镜面上。冰凉的,黄绿的房间里。他看到男人的背,看到自己的半张脸。镜子凹凸不平,像兽。男人加快了速度,安别过脸去,角落里,红漆的地板上,那双球鞋,那双灰绿的球鞋。在男人一泄而出的时候。安说"我爱你"男人走的时候在床上仍了200块钱给他,问他为什么喜欢点一盏绿色的灯……

你好,我叫浩。你叫什么名字?

安:安

浩:安?

安:恩。安静的安。

我问他为什么那天他会同我说话,他说那天我穿了件绿色的上衣,因为他喜欢绿色。

###NextPage###

安躺在床上。赤条条的,绿光包裹着他,像一条半透明的雪纺绸,外面有了雨声。安想起了无数个有雨的天气里,曾经有一个叫浩的男孩,在一户人家的屋檐底下,浩给他看过手相,说他将来会过上幸福的生活。

就是那个雨天安和浩第一次有了吻,那是安的初吻,怎么说呢。两个男孩子。也是两颗一样的心啊。夏天闷人的雷雨前夕,校园六楼的画室有死亡的寂静。教室四周竖起画架和画板,像远山上的一块块墓碑。在雷雨前的那一刻他们接吻了,说不清为什么,他们很自然的走到了一起,没有很完整的想过将来,有时候,口袋里加起来有五块钱的时候。他们顶喜欢找一间店面朝南的铺子,两个人吃一碗砂锅馄饨。老板娘粗壮的手。麻利的拿个夹子从炉子上把砂锅往桌上一搁。油腻的桌子在阳光底下闪着金光。青葱的小碎泥在热汤里翻滚着。浩总是破不及待的撩起一只馄饨。此时安笑着说。急什么,小心烫。浩却总是一脸无辜的说。给你的。那是一段幸福时光,在浩开朗的外表下浅藏着隐隐的寒气。他父母在他7岁那年一起死了。食物中毒。幸运的是浩那天中午没在家吃饭,他住进了孤儿院。十年。有最怪僻的气质,很难与人相处。现在他考到了这里,靠着打点领工和救挤金免强生活。可是忽然之间他变的开朗和好相处了。至少安见到他的时候他以经这样了。

安永远记得那个夏天的下午,浩打电话让他去他家,有重要的事要对他讲。安走到顶楼的老房子上,门半掩着,青天的白光像把刀,刺进眼睛里,安推门进去。浩就躺在床上,一只手摊到床沿外,血还在一滴滴往下滴,也不知道滴了多久——一朵带刺的玫瑰。医院用白布包走了尸体。警方做了笔录就走了。这间空关的屋子还散着血的味道。我看到有一段阳光打在桌子上的一只鞋盒上。里面是一双灰绿的飘马。浩最喜欢的颜色,还有一张绿色的信纸。

安我不知道怎么向你表达,也许我表达不好。可是。请你千万愿谅我。我是个比你想像中的还要不完整多的人。十年前我杀了我的父母。当他们平静躺着的时候。我很开心。因为他们再不会整日争吵了。再不会拿我出气,打我,不给我饭吃了。我很开心。时间和空间停在那一刻。没有朋友。讨厌交谈。可是你可明白我爱你呢?真的。我没有说过我爱你。我希望什么都自然而然的进行着。可是前些天。我知道自己得了血癌。很开心的,我去卖血的时候他们给了我钱。我本来打算和你好好吃顿饭的。真的。不再是砂锅馄饨了,是你一直想吃一次的KFC.因为今天就是你的生日,可是当我拿着钱走出医院门口的时候。他们说我的血不能用,我得了血癌。他们不仅要我把钱还给他们。还要让我交钱住院。鬼才相信他们呢!。和和。鬼才相信呢!瞧!我身体多好。终于还是被我甩掉了。可是。这是真的。真的。我得了血癌。我很想陪着你。永远陪着你。可是我怕那黑暗无形的从四面八方一点点把我围起来,闷死在里面。愿谅我的自私和那些现实的琐碎……我把钱买了这双鞋给你。

安。对不起浩东面的一块天微微的有了亮色。熄掉房里那幽幽的绿光,安看着旧飘马附近的一块墙上长了苔藓。一直没有注意到。安微微笑了笑说:“我爱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青春期的冲动下一篇:中篇:茎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交友 天津同志交友 河北同志交友 山西同志交友 内蒙同志交友 上海同志交友 江苏同志交友 浙江同志交友
安徽同志交友 江西同志交友 广东同志交友 海南同志交友 湖南同志交友 湖北同志交友 河南同志交友 辽宁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云南同志交友 贵州同志交友 广西同志交友 福建同志交友 吉林同志交友 山东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贵阳同志交友 太原同志交友 一同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成都同志会所.  

GMT+8, 2019-10-19 08:33 , Processed in 0.09612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四川成都最大最全同志门户导航 成都同志!

© 2015-2016 成都同志网.

返回顶部